2015年2月23日 星期一

一跑就是一百公里

















最近做過什麼瘋狂的事?我跟朋友一起跑了100公里去墾丁,
因為沒有來的及報名六月北海道薩羅馬湖100K比賽,
所以自己決定來跑跑看,想做的事更應該快點去做才是。

42K之前(一場馬拉松),朋友與我大概把這二三年,
該說的可以講的話都說過一遍,42K之後的考驗,
隨著氣溫的上升而慢慢地浮現出來,左腳有點卡卡的,
跟幾個月前的大阪馬拉松一樣,只不過這次的終點還很遠很遠。














我們由十公里休息一次轉換成五公里休息一次,
休息的當下腦海中沒有多想什麼,只記得該吃飯糰了,
喝點可樂吧之類的生理提示,
腦海中設定好的一百公里數字還沒有達成,
左腳的感覺,還在自我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吃完就上路吧。

選擇往墾丁跑是因為路上有商店補給食物,且風景壯麗,
若是真的棄權止步,也有巴士可以搭車回家,
不過路程中沒有任何想要放棄的念頭,
就算用走的,也要把它走完,
這是經歷過鐵人三項的朋友們都會擁有的強健心理素質。














100K辛苦嗎?真的很辛苦,還想要再跑100K嗎?
當天回程的巴士上,自己開始規劃下一次的未知旅程,
畢竟自己不是屬於一生只瘋狂一次的那種人,
跑步讓自己擁有著自在的感覺,想要持續擁有,就要不停地跑,
第十四個小時後,我們由小港來到了墾丁大街,
沒有獎牌、少了證明,說出來也許還沒人會相信,
這一百公里究竟能為我們的人生增添些什麼?

朋友隔天仍舊持續工作,而我也繼續打掃洗衣陪小孩,
不過就是普普通通的生活中,多下了一點註腳。
為了感謝他的一路相伴,用鐵鍋煮了壽喜燒,
答謝初次對他的邀約,一約就是一百公里長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