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0日 星期二

京都夢境

















一夜醒來,還記得自己做了一個很真實的夢,
夢境裡,黎明的曙光仍未升起之前,置身於黑色夜空的背景之中,
騎著單車就放在機場的外頭,走進人聲鼎沸的機場打廳,
護照放上劃位櫃檯,走道還是窗戶?三二下搞定,
飛機在上班車潮的尖峰時間起飛,於中午之前抵達關西機場。



沒有行李的我輕快的滑過海關,入境出關只用了十分鐘,
機場大門一開,感受到過於真實的冰冷感覺,
整個人彷彿置身於冷藏櫃中,今日的關西天氣放晴氣溫十度,
順利地搭上往京都的快車,於正午過後一點點,
看到了好久不見的京都塔,這一切都真實的太過不真實了。

我搭上捷運,由烏丸御池下車往東南方向的河原四条前進,
熟悉的街景與走路的節奏,像是昨晚才剛複習過一遍,
太熟悉也太真實了,看著街上路人的表情舉動,
自己如同是幻化為空氣般,透明且輕盈地的存在於巷弄之中,
沒有人知道我的來歷,也無從判讀我的行蹤。

沒有人會去在意京都的街頭多了一個我,
這時的畫面開始快速前進,跳過吃飯休息等等等的間奏,
還有幫女兒採買自己也很喜歡的京都品牌衣物什麼的,
只記得我跳上一輛回京都車站的巴士,
趕上了返回關西機場的特快車,抵達機場,
再次拿出護照放上劃位櫃檯,走道還是窗戶?三二下決定。

趕在午夜之前回到了小港機場,如同受到了時間約束的灰姑娘,
冬夜裡騎上單車回到家中,看著睡夢中的家人,
自己似乎經歷的一連串衝擊,一日二地不同時空場景的切換,
好想搖醒家人要對他們說,孩子的臉上留著一絲笑容,
夢醒了,手中還握著昨夜搭上快車遺留下來的票根,
過於清晰的記憶,讓自己感覺到有些許地疲累,
這麼看來,是該回去京都親身體驗一下,
那股夢境之中的真實感受了。